🔥六盒皇方-腾讯网

2019-08-18 09:45:29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8 09:45:29

  郎当儿屯的东南部,有一片耸立的山地,是丘陵,不高,也就是几十米的样子。娘儿俩无依无靠,生活艰难,就指望着屯子东边不远处的几亩耕地过活。花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饱饭了,激动地接过饼子,狠命地吃起来,没几口就吃完了。林子的深处,不时传来动物的嗥声,可能是一些山狐已经发情,正在寻找伴侣。大军渐渐地过去以后,紧跟着的,是一些被俄军强行征用的大清国百姓,他们留着长辫子,衣着杂乱,挑担拉车,一个个汗流浃背,垂头丧气,神情默然。饿了的时候,花姑就随便吃点锅饼或者点心,渴了,就在路边的河沟里弄点水喝。在这阴雨天里,气温骤降,寒冷无比,自己又生着病,要是现在就倒下去,可能就永远也爬不起来了。都是外出逃难的,他见到花姑孤身一人,又是一个闺女家,与自己的母亲失散了,很是同情,到了吃饭的时候,便让自己的妻子送给了花姑两个玉米饼子。四年前,光绪二十六年的时候,八国联军侵略中国,已经在大清国东北侵淫多年的老毛子,趁火打劫,以防范义和团的名义,不经大清国同意,强行占领了这片高地,并且进行了驻军,在山上修建了坚固的军营和炮台,布防了铁质的大炮,有着老粗的筒子,好几丈长,发出黑黝黝的亮光,射程就有好几华里,虎视眈眈地俯视着周边大清的土地,还有西北方向广大的海面,并且钳制着内陆地区通往旅顺口的战略通道。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迷了路咋办?而且她也不知道,母亲现在到底身在何处。

但是,宝贵的食物,她没有舍得扔掉,还是逐步地吃了。因为靠近海边,又广有土地,周边的村镇成片,方圆十多里以内,城市繁华,商贾汇集,多开经营风气之先。只是晚上睡觉的问题不能解决,虽然在一些人员聚集的乡屯也有马车店,但是她一个闺女家,因为害羞,不好意思一个人进去住宿,只能在屯子的僻静处,或者是院墙外的旮旯里,凑合着睡上一觉。便尾随着那几个乡亲,跌跌撞撞地继续向着北方走去,期望在前面能够遇见母亲。

谁知道,吃完以后,仅仅是过了半个时辰,她就开始拉起了肚子,而且伴随着强烈的腹疼,紧接着就开始发起热来,昏昏沉沉,弄得她浑身无力,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  辽东一带的百姓都知道,日本鬼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林子的深处,不时传来动物的嗥声,可能是一些山狐已经发情,正在寻找伴侣。命运本来就够凄惨的了,母女二人相伴相依,艰难度日,要是花姑出嫁了,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过活,孤苦伶仃的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!  已经一个多月了,旅顺口那边,日本人和老毛子在天天打仗,一个在海上,一个在陆地,互相进行炮击,双方聚集了十多万部队,进行了拉锯战。四年前,光绪二十六年的时候,八国联军侵略中国,已经在大清国东北侵淫多年的老毛子,趁火打劫,以防范义和团的名义,不经大清国同意,强行占领了这片高地,并且进行了驻军,在山上修建了坚固的军营和炮台,布防了铁质的大炮,有着老粗的筒子,好几丈长,发出黑黝黝的亮光,射程就有好几华里,虎视眈眈地俯视着周边大清的土地,还有西北方向广大的海面,并且钳制着内陆地区通往旅顺口的战略通道。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迷了路咋办?而且她也不知道,母亲现在到底身在何处。

她发现了林子边缘的杂草丛里,长着一些灰白色的白蒿和明叶菜,她知道这些东西可以吃,就拔了一些,放进嘴里嚼着,暂时缓解一下肚子的饥饿。

白天赶路,如果遇到了好心的人家,她就讨一口饭吃,实在不行,就到路边剜一点野菜充饥。

刚刚下了一场透雨之后,一夜之间,满山的杏花和海棠花,就逐渐地绽放开来,在春风的抚慰下,花枝飞动,白色和粉色的花儿,灿烂得耀眼。

跑着跑着,花姑稍一分神,没有看见路上的一块石头,一个趔趄,突然摔倒了。

白天赶路,如果遇到了好心的人家,她就讨一口饭吃,实在不行,就到路边剜一点野菜充饥。

  花姑坚持着挪上了台阶,想敲一下大门。

她的个子不高,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,为了利索,梳成了一根粗长的大辫子,足有半米长,因为特别秀丽出众,青春、健康的气息洋溢在她的脸上,花枝招展一般,是屯子里许多未婚小伙子心仪的对象。

因为离着老毛子的军营太近,又有甲午年日本鬼子对于大清国百姓的暴行,一个时期以来,郎当儿屯的许多人家,为了保命,都开始舍家撇业,投奔关内或者辽西地区的亲戚去了,以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混战,远离大清国皇帝为他们划出的这块天天有着隆隆炮声的交战区。

  老毛子的部队,足有上千人,浩浩荡荡地在大路上行过,一个多时辰才过完。因为走得太急,什么东西也没带,一点吃的东西也没有,挨到第二天早上,娘儿俩饿得不行,只好走出山间,寻找一口吃的。

母女俩还在犹豫之际,突然看见一支老毛子的部队,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了前方的视野里。  一天早上,母女二人互相搀扶着,走到了一个岔路口,因为不认得路,不知道如何行走。

人们见是逃避兵乱的娘儿俩,又是从金洲那边过来的,很是可怜她们,大多不啬,施舍给她们几口。

都是外出逃难的,他见到花姑孤身一人,又是一个闺女家,与自己的母亲失散了,很是同情,到了吃饭的时候,便让自己的妻子送给了花姑两个玉米饼子。

母亲的名字叫翠珍,四十来岁的年纪,夫家姓王。